网站首页   站内通告   科研团队   专题研究   新闻资讯   理论研究   案例研习   法律法规   推荐阅读   其他内容 
Intellectual Property & Competition Law Research Network
今天是,欢迎访问本网!你是本站第 个独立访客。 站内留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研究 >> 竞争法学 >> 阅读文章
站内查找:

黄勇:反垄断法对待知识产权的基本原则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 发布时间:2010-12-26 10:13:55 查看次数:1267
      知识产权被认为是促进创新的最有力工具,法律创设并保护知识产权的核心宗旨就是通过赋予发明者在一定时期内就其发明成果行使排他性权利为创新提供动力。但一些传统观点又认为,知识产权是一种由国家赋予的合法垄断权,这种垄断性权利限制竞争。因此,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之间存在紧张、冲突的内在关系。


  尽管欧美立法摒弃了这种传统观点,认为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的目标都是鼓励创新。例如1995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联合发布的《知识产权许可的反托拉斯指南》指出:知识产权和反托拉斯法的共同目的是鼓励创新和提高消费者福利。并且,知识产权许可行为通常是有利于竞争的,反托拉斯法对知识产权许可适用合理原则进行分析。


  但在实践中,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的冲突却屡见不鲜,例如对于“专利池”的争论。


  “专利池”(Patent Pool,又称专利联营)是指两个以上专利权人将各自拥有的专利相互许可或共同许可给第三方的许可安排。专利池的组建往往基于某种高科技集成的标准化产品,例如:3C D V D专利联盟、3G专利平台等,它能够有效解决“专利灌木丛(Patent Thicket)”问题,提高专利许可效率、促进技术创新,因此“专利池”被认为是推动新技术广泛使用的重要方式。


  但在另一方面,专利池却又有些“变味”。它成了某些公司和集团阻碍技术创新和限制市场竞争的工具。例如,具有竞争关系的成员之间利用“专利池”对下游产品实施价格或产量限制,这将阻碍提高效率且对竞争不利。当“专利池”被用作赤裸裸的价格固定或市场分割时,对其将适用本身违法原则。再例如,“专利池”的独占许可或拒绝许可也可能会构成联合抵制行为。如果“专利池”成员在相关市场上共同拥有市场垄断力,且“专利池”的独占许可或拒绝许可使得专利池之外的竞争者无法在相关市场上进行有效竞争,那么就有可能构成违法。如2004年,我国D V D企业就对美国3C DVD专利池提起了反托拉斯诉讼,指控其操纵价格、非法搭售、联合抵制以及意图垄断市场。


  鉴于“专利池”所可能产生的积极和消极影响,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2007年4月联合发布的《反托拉斯执行与知识产权:促进创新与竞争》报告中强调了合理原则的适用:鉴于专利池的明显效益和潜在反竞争效果,主管机关将适用合理原则对专利池进行分析。


  对于知识产权和反垄断的关系及其规制原则,《反垄断法》第五十五条对滥用知识产权限制、排除竞争的行为进行了原则性规定:“经营者依照有关知识产权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行使知识产权的行为,不适用本法;但是,经营者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适用本法”。


  应当说,尽管刚刚起步,但我国反垄断法对待知识产权的态度具有一定的客观性和先进性,明确了知识产权制度与反垄断法共同促进创新这一目标的一致性。今后,我们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反垄断法适用上还应当坚持以下几个基本原则:


  第一、在反垄断法的框架下处理涉及知识产权的限制竞争行为。当知识产权与反竞争的行为结合在一起,并对竞争造成损害时,应适用反垄断法的原则和方法进行竞争分析,而非适用其它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如果知识产权违法行为并不涉及对市场竞争格局的影响,则需由其他知识产权法律加以规制,不应涉及反垄断法。


  第二、知识产权许可有利于促进资源整合,提高效率,促进创新。因此,在分析那些涉及知识产权的限制竞争行为时,应坚持适用合理原则。适用合理原则需要根据具体案情进行综合分析,权衡促进竞争效益和限制竞争影响两方面因素。


  第三、强化反垄断法在知识产权领域中适用的专业性。我国正在加紧制定知识产权领域反垄断执法指南。该指南将阐明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的关系,适用于知识产权的反垄断法基本原则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具体操作性规则,为知识产权领域的反垄断执法提供专业性指导。


  第四、反垄断法对内外资企业应当适用统一评判标准。因为执法尺度偏向于任何一方都会影响我国技术引进和创新发展。


  第五、加强反垄断法律制度与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相互协调。反垄断法与知识产权保护在目标上具有一致性,但是在实现过程中存在潜在冲突或重复适用。因此,无论是在立法层面、还是在司法和执法层面,这两部法律制度之间的衔接与协调至关重要。对“专利池”来说,由于其专业性和技术性很强,诸如核心专利的界定以及“专利池”中专利的流入与流出机制等内容更适合规定在专利法律制度中。

    转自《中国知识产权》2010年第4期

上一条:冯辉:论时代需要的竞争法与竞争法的时代价值
下一条:天则经济研究所:细解中国经济竞争状况
  最新更新
·许光耀:知识产权因素在反垄断法上的特殊性
·邓峰:传导、杠杆与中国反垄断法的定位——
·张昕竹、黄坤:“坦白从宽”在反垄断法中的
·赵启杉:对我国《反垄断法》知识产权除外条
·张瑞萍:我国农业产业安全的反垄断法保障机
·王仁富:竞争法律体系协调性的内涵及其标志
·王先林:论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范围的扩展—
·张兴:反垄断执法与经济周期:相机选择还是固
·冯辉:论时代需要的竞争法与竞争法的时代价
·黄勇:反垄断法对待知识产权的基本原则
·天则经济研究所:细解中国经济竞争状况
·许光耀、肖静:《谢尔曼法》第2条意义上的“
·于立:中国反垄断经济学的研究进展
·叶卫平:产业结构调整的反垄断法思考
·刘水林:反垄断法实施的“结点”问题研究
-
 

建议使用IE6.0浏览器访问本站 版权所有©2009-2010

 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网  网站管理联系:jaiya_xu@sina.com

本站为非盈利性学术信息综合站点, 部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若涉嫌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告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