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域外动态||反垄断与消费价格通胀 - 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网

域外动态||反垄断与消费价格通胀

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网    发布时间:2022-03-01 来源:本站
位于美国的国际法律与经济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Law&Economics)于2022年2月16日在网站上发布了一篇题为《反垄断与消费价格通胀》的文章,本期知竞团队对其主要内容进行了翻译。

总结

背景: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将消费价格急剧上涨的矛头指向供应商(例如肉类批发商、石油与天然气公司)和零售商(如杂货零售商、网络零售商)。他们建议将强有力的反垄断执法作为阻止价格上涨的工具。

但是,尽管消费价格在过去一年中大幅上涨,相关市场集中度在过去几年甚至几十年内并没有发生过多变化。对此,最合理的解释是:现有的市场结构可能会略微加剧短期价格紊乱,但最终原因仍是COVID-19大流行以及政府对此所作出的反应。

然而,反垄断法的目的是保护竞争,而不是保证低价。高价格或上涨的价格并不必然违反反垄断法,相反它们可能是反垄断所保护的公平竞争的价格。价格体系本身是资源配置最有效的手段,即使这个配置过程可能是令人痛苦的。在目前环境下,有许多理由将导致预期价格上涨,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反竞争行为是其中之一。

关键要点

价格上涨并不一定是缺乏竞争的反应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人将不断上涨的食品价格归咎于市场集中度,甚至提议要拆分Kroger公司。但Kroger公司及其子公司所占市场份额不足10%,零售利润也非常低,这与垄断剥削的结果并不一致。虽然2020年杂货利润率接近3.0%,但2021年的利润率水平更接近1.25%左右的长期平均水平。与此同时,因为大型商店商品数量的大幅增长,美国消费者的杂货店购物体验也得到了显著改善。
此外,近年来食品价格的涨幅并没有明显超过总体消费价格的涨幅: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ERS)发现,自2016年至2020年,食品类CPI上涨了7.8%,与整体CPI涨幅相同。ERS认为,最近的价格上涨是因为COVID-19大流行导致消费模式发生转变。例如,2020年,家庭食品支出占食品总支出的51.9%,这是自2008年以来家庭食品支出首次占食品支出一半以上份额。
并非巧合的是,同种类但用于不同消费场景的食品的价格变化幅度不同。例如,牛肉价格的上涨是由家庭消费的牛肉价格上涨推动的,而通常用于餐馆的牛肉价格实际上是下降的。这些变化反映了与COVID-19大流行相关的供应链中断的情况,进一步表明了COVID-19大流行及原料封锁才是价格上涨的原因,过度集中并非价格上涨的原因。

罗宾逊-帕特曼法案的实施将提高消费者价格

在2021年7月的一项行政命令中,拜登提议重新加强执行1936《罗宾逊-帕特曼法案》(1936Robinson-Patman Act)。这部竞争法最初通过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小型零售商,并对抗当时占市场支配地位的A&P公司。但该法律在实际执行中,因为限制在杂货业这类规模效应显著的行业中提高效率,而最终导致价格上涨。规模最大的零售商是垂直整合的,许多都有自己的物流部门,这使得供应链稳定、价格更低。拆分或者限制它们可能会降低它们的效率(从而导致价格上涨)。
恢复这些过时的理念对消费者并没有帮助。事实上,竞争执法机构有过对竞争性零售市场进行错误干预的历史。1960年Von‘s Grocery公司与Shopping Bag公司试图集中时,尽管集中后实体所占市场份额不到9%,最高法院仍然无视了当时的经济环境(汽车使用量的增加将导致零售商的相关地域市场更加广阔),支持了司法部的观点,即“防止经济集中”和“保证行业中存在大量小型竞争对手”。

应对通货膨胀的错误工具

近期零售价格的上涨可能基于很多原因:财政政策刺激需求增加;前所未有的供需冲击;政府为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激励;不断增加的货币供应等等。此外,立法者或监管部门还关注与供应链有关的其他政策问题,例如保护农民利益或保护环境。而无论这些干预措施能够带来什么益处,这些干预措施都会(通常是故意地)提高消费者价格。反托拉斯并不是一个可以解决整个经济体的通货膨胀问题或者实现其他与竞争无关的政策目标的正确工具。

本站所提供资源仅供个人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下载、复制,请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