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国际视野||将反垄断法延伸至劳动力市场的做法并不明智 - 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网

国际视野||将反垄断法延伸至劳动力市场的做法并不明智

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网    发布时间:2022-03-01 来源:本站
编者按:20222月,纽约大学法学院Richard  Epstein教授发表文章《The Unwise Extension of Antitrust Law to Labor Markets》,Richard教授在文中认为反垄断法不应扩展到劳动力市场。本期知竞团队对其主要观点进行概括并翻译。

在过去的一年里,拜登领导下的美国政府一直致力于通过发布行政命令的方式促进产品和劳动力市场的竞争,从而扩大反垄断法的适用范围。总体上看,促进产品和劳动力市场的竞争这一目标是值得称赞的,但是,正如我之前所持观点,美国政府的手段并不明智。人们普遍认为,垄断会降低整体产出,以致社会损失。并且,在产品和服务市场上,串通行为的发生是具有一定可能性的。比如,钾肥、混凝土、汽油等常见产品的销售额巨大,生产商数量往往相对较少,市场进入壁垒却很大,在打击价格固定、市场分割等非法横向行为中,应用类似芝加哥的反垄断原则相对容易。但是,拜登领导下的美国政府认为,同样的芝加哥式逻辑同样适用于劳动力市场,这不禁让人产生疑虑。
“当城镇上只有少数雇主时,工人们通过讨价还价获得更高工资的机会、在工作场所要求获得尊重的机会就更少。事实上,研究表明,行业整合使得招聘信息上的工资降低了17%,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包括从事建筑业和零售业的人——被要求签署竞业禁止协议作为获得工作的条件,这使得他们将来更难转向收入更高的工作。”
幸运的是,这种悲观的评估是不合时宜的,因为它忽略了一个问题——劳动力市场和产品市场之间具有结构性差异。
美国政府的计划包括两个部分,一是行业整合问题,二是竞业禁止协议的具体领域,我将按顺序批评这两个要点。
行业整合
拜登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批评行业整合,我认为,美国政府这一做法的问题在于:错误地假设产品市场和劳动力市场是对等的。从历史上看,劳动力市场一直被认为具有足够的竞争力,只需要通过其他形式的监管来处理劳动力市场中的安全和心理健康等问题,不需要进行反垄断监管。这种传统的方法历来都是正确的。生产普通产品的公司通常使用不同的生产资料,这意味着这些公司不需要利用相同的劳动力人才。此外,没有理由认为工人只能在由行业分类定义的特定生产活动中工作,对于高技能工人来说,他们对抽象原则的掌握使得他们很有可能将关键的数据和管理技能带到其他行业。比如,对于提供清洁、餐饮或文书服务的低技能工人来说,跨市场部门的流动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因此,“城镇上只有少数雇主”是不可信的。
目前,美国多个领域的劳动力严重短缺。这些短缺使雇主有强烈动机去接触其他领域的工人。并且,公司已经习惯进行现场培训,使新员工实习公司特有的做法。在当前市场上,常见的福利还包括签约奖金和额外的工作场所设施。
并且,也没有事实可以证明将反垄断法应用于劳动力市场一定——甚至可能——提高“工人在工作场所中受到尊重”的水平。拜登清楚表明了他的亲工会立场,拜登在官方文件中,将工人们难以讨价还价的原因归结为雇主的主导地位,这一想法是间接呼吁加强工会,以制衡所谓雇主的主导地位。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工会只会在声称具有垄断力量的公司中站稳脚跟,它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现。此外,拜登政府无法解释当今“大辞职”下发生的大规模劳工流动。
总的来说,劳动力市场的复杂性是汽油市场无法比拟的,拜登无法将汽油市场的监管逻辑适用于劳动力市场之中。
竞业禁止协议
拜登政府还认为,竞业禁止协议阻碍了工人转向高薪工作。这一点有其合理性,但是这种阻碍被严重夸大了。从法律上讲,竞业禁止条款需要经过合理性检验,竞业禁止条款会受到三个方面的限制:条款有效期不得超过一年、仅适用于现有业务线(不适用于雇主可能希望建立的新业务线 )、仅适用于当前开展业务的地域市场。施加这些限制是为了确保前员工在离职后,仍有成为前老板的竞争对手的可能。
总之,拜登政府劳动力市场反垄断执法计划的两个组成部分都以失败告终。劳动力市场的现代反垄断运动有可能降低商业活动的活力。劳动力市场上的真正需要是仔细审查工人面临的其他障碍,包括但不限于最低工资、加班、探亲假、反歧视和工会保护,解决前述障碍带来的收益会更大。

本站所提供资源仅供个人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下载、复制,请在24小时内删除!